王肇民:画、论、诗三位一体

阅读:10  时间:2019-06-04



“王肇民,安徽萧县人,1908年出生。1929年夏考入国立杭州艺专。1932年因参加‘一八艺社’被开除学籍,转学国立北平大学艺术学院西画系。后至南京入中央大学师范学院艺术系,做旁听生半年。1951年至武汉,为中原大学中南文艺学院讲师、中南美专讲师。1958年随学校迁广州,为广州美术学院教授。计自1929年起至1991年止,从事艺术工作凡六十二年,自念中国的画家,能中西画兼长,并善于作古典诗词,而又能写画论的人是不多的,因而颇引以为自慰。”在这段平实得近乎枯燥的自述中,王肇民用短短数行文字介绍了自己的人生经历和艺术特长,虽然用语朴素,但字里行间透露出纯粹品格。

正在广东美术馆展出的“伟大的风格——王肇民艺术研究展”,以130余件绘画作品和大量的文献资料,展现了王肇民的创作观、诗画观、创新观和教育观。

王肇民在艺术上崇尚自然美的创造,他善于吸收中西艺术的优长——中国画的笔力、油画的色彩表现力、素描的深厚根基,进而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。他的水彩画,特别是他的水彩静物画,淡雅与浓艳并蓄、具象与抽象统一,在素朴中显其博大,标其高格。此次展览中的水彩作品,既有人物、风景,也有花卉、静物,但最能集中表明王肇民艺术造诣和风格特征的,是他所画的瓶花、静物和蔬果。“在这样曾被千百人重复过的题材范围里,王肇民超乎所有人,画出了独有的一种庄正大度、坚实有力和厚重浑朴。在他单纯明确的画面结构中,每每蕴蓄着一种迫人眉睫的张力。他创造了一种格调很高、品位很纯的风格图式,从而在当代水彩画中确立了一种新的审美规范。”广州美院中国近现代美术研究所所长梁江说。

对王肇民而言,画、论、诗三位一体才是他艺术世界的全貌。《画语拾零》是王肇民的理论著作,包含了他多年来艺术创作和绘画教学方面的疑惑和经验。“形是一切”是王肇民艺术思想中影响最为广泛而深刻的创作观念之一,也是《画语拾零》中贯穿始终的画论思想。

1980年3月,《画语拾零并序》在《美术》杂志发表,共载录49条“画语”。王肇民在“画语”中提出“形是一切,一切是形”的艺术主张,在80年代的中国艺术界可谓独辟蹊径,迅速掀起了关于“形式与内容关系”的学术讨论。自1981年起,迟轲、陈天龙、袁烈州、李桦、杨成寅等学者纷纷提出相关学术见解,都得到王肇民的积极回应。在双方的学术探讨与交流中,《画语拾零》的内容与内涵得到不断丰富与扩充,这对中国艺术理论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。

除画论思想外,自我革命和艺术创新也是王肇民始终遵循的精神理念。在他看来,“盖创新,不难于艺术本身,而难于做个真正的新人。能够在人人都认为不成问题的问题当中发现问题,就是创新。”在不断的创作实践中,王肇民将西方水彩画湿润的水色和中国画的笔墨精神融为一体,创造出了一套“干裂秋风、润含春雨”的艺术风格。迟轲曾言:“他的水彩,使具象美与抽象美高度统一;把西方现代艺术的色彩美与中国传统艺术的笔法美融为一体。如珠宝之光华,璀璨夺目;如金玉之坚实,掷地有声。”

细观王肇民的水彩画,不仅浑厚苍劲,而且细腻丰赡。他是一位典型的文人,不仅受过系统的旧体诗写作训练,潜诗入画也是其艺术创作的基本特征。如他在《画囊》一诗中描写画境道:“画囊轻荷一肩斜,不履不衫步当车。亿万人前谁识我,百千年后几名家。葫芦依样群争笑,蹊径别开论更哗。应把文章高自许,凌云健笔欲生花。”王肇民认为,学画要学诗。诗不是专属于某一种艺术的,各种艺术作品中都要有诗趣,所以诗的境界,应当普遍存在于各种艺术作品之中。他也经常以诗理喻画理,以作画来应和诗文的情境。

王肇民还是一位杰出的艺术教育家,他的素描教学、水彩教学和诸多艺术主张,无疑都对当代画坛尤其是广东画坛产生了深远影响。王肇民1929年至1933年间,先后入读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、国立北平大学艺术学院、中央大学师范学院三校,所学的主要课程即是素描,授课教师为颜文樑、克罗多等名家。1951年,王肇民受聘于中南文艺学院(广州美术学院前身)后,一直担任素描教师,他的素描教学思想也逐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教学体系,“有时候从大体开始,有时候从局部开始,有时候把二者结合起来处理,因时制宜。灵活掌握,不在方法上绝对化。”这也正好印证了王肇民的绘画艺术是以其坚实的素描为基础的。而在水彩画教学方面,他提倡“画画,是画关系,主要是画素描关系和色彩关系。水彩画要先画色彩关系,后画素描关系,但画速写性作业时,要把这种先后程序颠倒过来使用。”王肇民的水彩画被认为是有着“国画的笔法、油画的色彩、素描的功力、诗的境界”,这样的评价应该是客观而准确的。


友情链接: 26sdd.space    2shoma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