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铁:既遵道而得路

阅读:10  时间:2019-06-04



新巴雅尔家的牧场(国画) 段铁

中国山水画发展至今在每位探道者面前横亘起两座无法绕开的高山:一曰造化,二曰传统。山道固然充满艰辛,却实为中国山水画之正途所在。段铁自少时学画起即一步一个脚印地踏上登山之路。而今,年近花甲的段铁已达到了入古出新的艺术高度。

中国山水画之最高境界为“天人合一”,历代画家无不注重师法造化。如荆浩长期隐居于太行,“远观其势,近取其质”,方得自然山川之形质神韵;石涛终生云游山水之间,“搜尽奇峰打草稿”,才成其苍郁恣肆、丰富多变的独特画风。

段铁自小生长于燕山怀抱,后筑画室“近山楼”于燕山、太行山交汇处。抬眼见山涛林海、溪涧泉瀑、流岚霞霭,侧耳闻松风鸟鸣、山间万籁。蒙山川日久岁深之滋养,段铁胸怀万千丘壑,人与家山浑然同化。他用20年写生,以求“通过仔细观察自然,明白种种物象存在的合理性和规律性”。其山水画创作过程如黄宾虹所言,经过登山临水、坐望苦不足、山水我所有、三思而后行,最后从笔底流出理想化的“胸中丘壑”。

在中国山水画领域,“集传统之大成”这一概念历来缺乏清晰的界定,段铁以自身的艺术实践作出了具有现实指导意义的阐释。他在深研传统的10年间发现,宋代山水画在整体结构和意境上俱臻高峰,且与家山的形貌神韵若合一契,而明清山水画在笔墨上达到了高峰。段铁将宋代和明清两个高峰相结合,同时到大自然中“找鲜活”,把二者嫁接起来,创造出自己的程式。他对王原祁、龚贤、石涛、徐渭、八大山人等先贤的笔墨心摹手追,并常年研读《林泉高致》《宣和画谱》《历代名画记》等绘画经典,以及《老子》《庄子》《孟子》等传统文化典籍。段铁将身处的自然环境、个人的审美取向,与中国山水画的语言与理论精髓、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思想相互融合,形成了一个完整有机的系统。

段铁之山水画气象正大、结构严谨、法度森严、韵味清醇、气格老成。远观雄浑苍莽,近察细腻幽秀。画面中,宾主、呼应、开合、远近、黑白、虚实、明暗、刚柔、疏密、聚散、藏露等关系高度均衡统一。在中国画之核心价值——笔墨上凸显出不逊先贤之深厚功力。其线条入古而能化,一波三折,节奏多变,沉稳中透洒脱,浑厚中蕴灵动,平和中含劲道,颇具独立审美价值。勾、皴、点、染、泼、破、积、烘皆精粹老到、入妙通神。

作品以灵活多变的笔墨语言表现山泉树石之千姿百态,高度提炼出自然物象之神韵与灵性。画面蕴含儒家之中正平和、道家之抱朴归真、佛家之圆融无碍,散发出一种质而不野、雅而不矫、韵味隽永的特别气息。

屈原之作《离骚》云:“既遵道而得路”“夫惟捷径以窘步”。曾国藩有曰:“正道行事,起见必量其果。功力实在,循正道可远行。”段铁之成功堪为正面典例。惟其取道乎正,取法乎上,故其山水画集传统之大成,夺造化之精气,成自家之体统。诚如段铁所言,“我并不认为传统制约和束缚了当代绘画的发展,相反,我认为传统给我们今天的创作插上了飞翔的翅膀。”

5月26日,“不负家山——段铁山水画作品展”展出段铁100余幅山水画作品,全景式、多视角地呈现了段铁近30年来艺术风格的形成与演变。作品形式多样、风格独特、成色十足、学术性强。从鸿篇巨构到尺幅小品,致广大而尽精微,经得起反复玩味推敲,在当代山水画坛颇显卓荦特出。透过一幅幅充满深挚家山情结的画面,或能体悟到段铁山水画艺术背后强大的文化支撑及继往开来之意义。


友情链接: 34m36.space    2shomal.com